Wake me up

[狗子川]川流 04

前几天因为上课加不知道为什么LOFTER突然就崩了什么也刷不出来停了一周[土下座]

#文笔差,OOC严重
#放飞自我系列,我爱荒川,荒川使我快乐
#不知所云,好想写你们谈恋爱啊,你们怎么这么迟钝呢
#请不要刷未出场人物及逆cp



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生,也许是该发生什么的,可是荒川只是沉默着,大天狗也一言不发,他们两个就这么僵持着,仿佛非要争一个高下,一边的小妖们一脸茫然,谁也不敢来打扰这两人,只当做没看见这两人,各忙各的事情去了。

这样的沉默实在是太过尴尬,荒川沉默地想着,他本不是如此沉不住气的妖,只是不知为何只要跟大天狗扯上的事仿佛都会变得一团糟,“何等无礼!”他想来想去只低沉的喝了大天狗一句,而后匆匆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再不理这些事。

大天狗其实自己也挺尴尬的,只是他实在不知如何开口,此时听见荒川说话仿佛如获大赦,正想反驳之时荒川却匆匆离开了,他自觉无趣,对着荒川的房间说了一句“吾还会再来的”便扇扇翅膀飞走了,目睹一切的一群小妖们表示他们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然后露出了蜜汁笑容。

大天狗不是一个不守信用的妖,所以他在之后的日子里真的常常来找荒川,每次来都会带来阵阵狂风,荒川流域的居民们因此过了很长一段悲惨的生活,而荒川之主也习惯了不管到哪里总会有袭击的日子,也不在意这生活中小小的意外,大天狗从哪里打来他就把他打回哪里去,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温馨之感,以至于每次大天狗来时荒川身边的小妖总是一脸蜜汁表情,这让偶然看见的荒川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危险,虽然他最后选择性忽略了这一点。

大天狗和荒川就这么纠缠了一百多年,一百年来仿佛什么都没变,两人一见面就经常打架,然而确实有事情变了的,比如说他们两个人成为了朋友这件事,不知从第几年开始大天狗不再单纯的只找荒川搞事,他们慢慢开始进行交流,然后不只是谁先开的口,他们就从互怼的对手变成了一起喝酒的不怎么像朋友的朋友。

妖怪们的寿命相当的长,几百年对他们来说不过是白驹过隙,他们也早已习惯一成不变的生活,如果没有大天狗离开的那几十年,也许一切都不会改变。

【狗子川】川流 03

#放飞自我,放飞文风,我爱荒川,荒川使我快乐
#小学生文笔,胡言乱语系列
#OOC有,慎入
#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请不要刷未出场人物及逆cp
#可能有虫

大天狗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压在荒川身上,在他的耳边低声却带着愤怒的说着他的大义,这过分的亲密让几乎没有亲近过人的荒川少有的紧张起来,而大天狗仿佛却魔怔了一般,因愤怒而过分扭曲的神色让他看起来分外狰狞,按在荒川脖子上的手不自觉地加大力度,掐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但荒川从来不是只会被动挨打的人,他抬起腿狠狠踢了大天狗一脚,大天狗吃痛,双手一松,松开了掐着他脖子的手,他看准了这个机会反身压住了大天狗,然后他们两个名声响亮的大妖就这样毫无形象地扭打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荒川才想起来他其实可以用游鱼怼他,而这时他刚好被大天狗打到水边的巨石旁。感受到妖气波动的大天狗也才反应过来,掐了一个诀想要防身却还是慢了一步,他就又被迎面而来的巨浪打成了落汤鸡。“汝还是快滚吧!”荒川一脸严肃,他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了,谁知道这个重度中二.可能有智商点问题的妖一会儿会不会做出更加出格的事,于是他匆匆丢下一句话趁着大天狗还没反应过来,就跳回水里顺着水流回去了,大天狗站在原地,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荒川离开的方向。

几日后,正在庭院中休息时荒川之主的手下口中听说大天狗在荒川住下来了,他忽然有点头痛,他觉得今后的日子可能会非常多姿多彩。才这么想着他就感到一股熟悉的妖气正在靠近,荒川有一瞬间甚至想要问候一下大天狗的父母,到底是什么让好好的妖怪变成这种深度中二病的?他也来不及多想,抬手一道吞噬送过去,跟席卷而来的风柱绞在一起,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这是荒川一直以来奉行的教条。

大天狗也不甘示弱,他们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场面极其混乱,小妖们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卷了进去,直到几个回合结束,风与水都尽数消散开来,他们才战战兢兢的从藏身之处出来,大天狗飞在天上低着头视线不离荒川,荒川却看也不看他,只是平视着前方,一向干净整洁的庭院此时已经一片狼藉,见比情形,小妖们又躲回了原地,以他们多年侍奉荒川的经验,他们预感荒川要发怒了,事实却超乎他们的意料,他们的主人只是盯着庭院皱着眉不发一言,天上的那位天狗大人也只是盯着荒川看着,顿时气氛有些诡异了起来。

【狗子川】川流 02

#仍然是胡言乱语系列,我爱荒川,荒川使我快乐
#OOC有,想虐都虐不起来的虐向
#今天有点忙,匆匆码的,可能有虫
#请不要刷未出场人物及逆cp
#确定的话,就开始吧

那天狂风暴雨席卷了荒川,荒川从来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雨,老人们都说那是神灵发怒了,颤颤巍巍地带着全村人朝着山头跪下来虔诚地祈祷。
根本没有什么神仙,只是他们两个打了一架而已。荒川被打的莫名其妙,他只想问问他是不是传闻中那位前来挑战他的妖,结果话还没出口,对方念了个咒卷起风暴就送了过来,糊了他一脸羽毛,荒川内心:“???”虽然还没搞清楚状况,荒川还是条件反射性的退回水里,水流在他的妖气下汇聚起来,撞向风暴中心,风暴被撞得顿了一顿,随即以更加强悍的姿态将水流卷进了风里,“有趣。”荒川挑眉,将手边又一道游鱼送过去。
最后的结果是天上的那只大妖狼狈的落在岸边,荒川看了眼他的翅膀,“天狗一族?”明明对方的话听起来没有一丝波动,大天狗却硬生生从里面听出了嘲笑的意思,他有些气恼却又不知如何反驳,毕竟确实是自己技不如人,“……吾名为大天狗,为了实行吾的大义来到荒川!”“……”荒川看着这个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大义?一个妖怪说大义?他突然觉得这个妖不是太闲就是脑子有点问题。大天狗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刚刚的激战让他有点脱力,看似温和的水流将他伤的措手不及,他试着调动了一下自身的妖力,勉强站起身来,看着荒川,认真的问了一句:“汝是何人?”感情你没搞清楚我是谁就来打我了啊!!!荒川内心十分愤怒,甚至想一个吞噬甩过去,他忍了又忍,才平复了波澜壮阔的内心,“愚蠢的天狗,吾便是你要找的荒川之主。”“汝便是荒川之主?那个暴君?”大天狗皱起了眉,他此次来荒川确实是为了这荒川之主,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见上了面,传言他总是将所有人拒之门外,并且只爱待在自己行宫里的暴君,现在看来倒也不全是真的。“注意汝的言辞,天狗,如果汝是为了荒川的王座而来,那么现在汝可以滚了。”荒川冷冷的看着大天狗,下了逐客令,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趣,一个满口大义的妖怪让他觉得不舒服,再者他也已经被他打败,再怎么觊觎那个高贵的位子,这个时候也应该灰溜溜的离开了,而大天狗听了这话后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吾并非是为了荒川的王位,吾只是为了吾的大义而来!”“难道汝的大义便是来到荒川与吾打一架?”荒川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对大天狗的智商绝望了,“汝为暴君,尽是欺凌弱小,平时若是稍有不顺心,周围的小妖皆是难逃皮肉之苦,而吾的大义,正是让所有妖怪平等,再也不用受任何人或妖的奴役!”这下荒川真是气的无言以对,他想要大笑,又莫名的同情这个妖,不过是虚无缥缈的幻想罢了,他竟能执着至此。
“荒谬!汝的大义不过是空想,败者和弱者是没有任何权利反抗或者是斗争的!”荒川冷笑着转过身去,不想再同他废话,“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他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向着河中央走去。
突然狂暴起来的风掀起了平静的河水,荒川心里一惊,还未来得及防御,便被突然冲过来的大天狗撞倒在地,巨大的冲撞让他眼前一片漆黑,“现在汝还觉得吾的大义不过是空想吗?”待他渐渐恢复视力时他才发现现在的情形有多糟糕:大天狗压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耳朵朝他说话,而双手正掐在他的脖颈上。
大意了!这是荒川现在唯一的想法。

【狗子川】川流 01

#胡言乱语,荒川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想产粮
#小学生文笔,不知所云系列,求轻喷
#OOC有,放飞自我,解放天性,可能虐向,大概会有后续……吧……
#请不要乱刷其他未出场人物及逆cp
#不适者右键返回谢谢,确定无误的话,那么开始吧~

荒川流域下流附近来了个大妖怪,听说是为了这荒川之上的王位而来的,实力非凡,手下败将无数。
荒川之主在听到他们谈论的时候轻轻的皱了皱眉,但他很快就恢复了一直以来的冷酷的模样,轻轻的咳了一声,“汝等太不专心!”小妖吓得不轻,条件反射一般的闭上了眼睛,战战兢兢的准备迎接飞来的游鱼,等了许久,却没有想象中的痛感,疑惑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荒川之主早就没了身影。
荒川顺着河水一路向下,他的的心里其实有点紧张,甚至有点激动,他想去会会那个敢于挑战他的地位的妖,他已经活了很久了,很久没有人敢挑衅他了,他从曾经受人欺凌的一只小小的水獭慢慢的成长成了荒川流域的主人,获得了无上权利的同时他也半是强迫地失去了该有的感情,再也没有人能够违背他的意愿,而他胸口的地方越来越冷,漫长的专制岁月让他变得越发任性,终于成了人们口中冷酷的暴君。
即使那妖要挑战他只是一个传言,荒川也还是模糊的感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又有了温度,沉寂已久的血液开始慢慢沸腾起来,连带着仿佛身边冰冷的河水都有了温度。
他从河里慢慢走上岸,这里已经是流域的边缘,再走上几里路便是繁华的集市,荒川坐在了河边的巨石上,抬起头对着天空发呆,他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天空,以至于他在化形的时候偏心的选了蓝色。他就那么坐着,直到太阳西沉。夜风吹过来,带来了一阵笛声,这种时候还会有人来吗?荒川稍微有点疑惑,但他从来不是会在意这种小事的人,再者那吹笛人的技术确实高超,足以令闻者动容,一时间周围仿佛只剩了这笛声,荒川闭上眼睛,难得的放松了下来,而那笛声仿佛懂他似的越发轻柔起来。这情形持续了一会,天色也越来越黑,吹笛人似乎是倦了,一个飘逸的尾音之后天地归位沉寂,荒川挑眉,睁开眼睛回头想叫那人再继续下去,却被满天飞扬的羽毛迷了眼睛,白发黑羽的妖飞在天空中间,和天空一样的蓝色眼睛紧紧的盯着他,手上还拿着未收起的笛子。
“这便是他们之间的初见了”白发的男子说着,嘴角连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上扬起来,“哦哦!真是精彩啊!”站在他一旁的小男孩激动的拍起手来,“接下来呢?接下来怎么样了?”“……”白发男子没说话,刚扬起的嘴角又恢复成最初的样子,然后一片沉默,就在小男孩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惴惴不安的想要道歉的时候,白发男子突然开口“后来……”
他的视线停手边的白色折扇上。

【一个萌萌哒的群宣】

:#求k#k的给fafa#列表有意也可来#群宣#
这是一个魔法的大陆——扑克大陆。
梅花,方块,黑桃,红心四国坐落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他们连年征战,都想让对方臣服于自己,今天,互相看不顺眼的四国国王却无比默契的向你发来了邀请函——你会跟随谁的脚步?
首先,皮不可重,每张扑克重不过六,本家已经设定的按本家设定来。开异色,女体,子体,省拟。当然这都需要一份人设,并肩战斗的伙伴需要了解你,不是吗?
禁黄豆,图和语音请适量,如果变魔性了我们硬是给你掰回来(?)
群新建不久,它需要你的体温。
最后群号571676146
加群废可戳蓝或2602146746

顺便想说多来点红心国人吧…快被黑桃霸屏的红心queen有点方:D